微信读书

字:
关灯 护眼
微信读书 > 傅清也苏严礼 > 第146章 无语

第146章 无语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
      姜城的一句不值得,并没有动摇她的心。
  
      蒋慧凡只是有些不舒服,有种踏在半空的不确定和茫然感,让她害怕。可这并不代表,她不相信曲渡。
  
      女人的承受心理,总是不像男人们那么强大。她是心理上的弱者,可是想成为行动上的强者。
  
      女人也爱吃醋,真醋吃,假醋也吃。
  
      蒋慧凡自己,就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女人。对于情敌的挑衅,哪怕不可能撼动她的地位半分,她同样会被气得发抖。
  
      姜城很快发现自己衣服胸前那块都湿了,他皱着眉,蹲着一动不动。也没有劝蒋慧凡别哭了,就沉默的让她发泄着。
  
      好在这个女人,也算个不是很矫情的女人。
  
      短短五分钟后,她抬起头,擦了擦眼泪,然后推开他,“你最近缺多少钱?”
  
      “嗯?”姜城不解的发出一阵反问。
  
      “我包了你吧。”她抬着有些浮肿的眼睛看他,理智的跟他分析道,“伺候富婆也辛苦,我这边只要你跟我谈谈心,不对你做什么。每个月,我给你一万。平常上课,我不会去打扰你。时间上给你足够的自由。”
  
      对于学生而言,一个月一万块钱,真的已经不是一个小数目了。
  
      蒋慧凡也不是个爱乱花钱的,这个数目他要是不愿意,那就算了,她也不会去强求。
  
      姜城有些复杂的看着她,最后摇了摇头:“不用了,蒋小姐,我拿你当朋友,你要是无聊了,都可以找我。”
  
      她点点头,又说:“你今天好回去了。”
  
      姜城这下并没有耽误,离开的时候回头不放心的看了她一眼。
  
      她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在沙发上坐着,有点走神。
  
      他看了片刻,到底是没有留下来。
  
      往外走了没一会儿,就收到了曲贺阳的消息,质问情况来着。
  
      这消息不晚不早卡在他走出来的时间发,也真是“巧”了。
  
      姜城神色不变的恢复着消息。对于蒋慧凡哭的事情,没有隐瞒。甚至主动提了一句:[蒋小姐今天是看到什么了,心情会这么难过?好像是看到了一个叫小叶的人的短信。]
  
      他回完消息,就把手机给收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接下来不管曲贺阳发什么都不重要了,他的心思传达够了就可以。
  
      曲贺阳在看到姜城消息的时候,整张脸都沉了下来。
  
      他本来就猜测,不仅仅是裙子的原因,现在姜城说她还哭了,裙子她心疼归心疼,被毁了最多是气愤。因为小叶哭,恐怕是有其他的理由。
  
      至于其他理由是什么,曲贺阳光是想一想,眼神就阴鸷一分。
  
      如果他认真对待的女人只是利用自己……
  
      正想着,进来的安盛打断了他的思路。大半夜的,赶过来,显然是有重要的事情。
  
      安盛果然开口道:“向先生那边,最近在联系姓姜的。恐怕是想谈合作来对付咱们了。”
  
      俗话说得好,只有永远的利益,没有永远都敌人。虽然猜测姓姜的跟曲渡之间有仇,但是谁也不敢保证,他们不会因为利益,成为自己人。
  
      曲贺阳淡淡道:“姓姜的那边还是不肯跟我见面?”
  
      安盛不说话,默认。
  
      “好大的排场。”曲贺阳冷笑了一声,心中有了定数,淡然道,“向以征那边,不会选择跟姓姜的合作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怎么说?”
  
      “曲渡那个人疑心病重,对于一个跟自己有过纠纷的人,能安下心信任对方?在刀口上都不敢相信别人,何况现在这种合作。再者,他向来喜欢单打独斗,多人作战,反而会不习惯。”
  
      向以征是曲渡,他已经能百分之百确定。
  
      可是谁又能想到,他第一次怀疑他的身份。是在那天,有人无意中提起蒋慧凡跟向以征共处一个包间里,而蒋慧凡的解释,是自己认错人了,向以征是安慰她。
  
      她说的每一个字,责任都在她身上。
  
      换句话说,都在替向以征开脱。
  
      如果不是蒋慧凡对向以征太过维护,一开始,他并没有起疑。
  
      曲渡有双胞胎兄弟的事情,他是除了曲渡跟他母亲之外,唯一的知情者。
  
      十几岁的曲贺阳,曾经无意中撞到他的那位阿姨,或者也可以说是婶婶的女人,摸着曲渡的侧脸说:“以后有机会,妈妈带你去看哥哥。”
  
      那个下午,他窥探到了秘密。同时知道,曲渡跟他半点血缘关系都没有。
  
      那个女人,不仅抢走了母亲的爱人,还欺骗了他叔叔。而她的儿子,害他叔叔残废,抢走了他的爱人。
  
      曲贺阳怎么能不恨。
  
      很快,安盛的话,打断了他的回忆。
  
      “那向以征见姓姜的,有什么目的?”安盛这就什么都想不明白了。
  
      黄鼠狼给鸡拜年,能有什么好心?
  
      他胸有成竹,笃定道:“什么目的,等着看就是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蒋慧凡第二天,提不起什么精神,没有出门。也没有什么胃口,连外卖都懒得叫。
  
      迷迷糊糊睡到下午,就听见一阵门铃。
  
      她走过去开门的时候,结果发现又是姜城,他同样戴着口罩。
  
      男人手里拎着很多东西,这回不仅有菜,还有各种零食,准备的比昨晚腰充分许多。
  
      蒋慧凡的视线重新回到他脸上,听见他轻轻咳了一声,道:“蒋小姐,我今天继续来给你做饭。”
  
      声音依旧沙哑。
  
      也不知道,感冒是不是更加严重了。
  
      他又说:“口罩我先戴着,等我病好了,我再摘。”
  
      蒋慧凡也没有阻止,一个人重新回到房间里面躺着。
  
      姜城做饭,同样只用了半个小时。他喊了她几遍,也没有听到回答。便抬脚朝她的房间走去。
  
      女人的房间里面充斥着一股她的味道,回荡在这个面积不大的卧室。她抱着被子,睡衣上卷,露出一双修长的大白腿。
  
      姜城顿了顿,盯着那双腿看,忘了出声。
  
      女人的直觉很奇怪,蒋慧凡莫名觉得周围感觉好像不对,她睁开眼看时,就看见了正好出现在她房间里的姜城。
  
      她几乎是立刻躲进了被子里。
  
      姜城回神,淡淡:“蒋小姐,饭做好了。”
  
      他还顾忌着她的状况,怕她饿死,特地来给她做顿饭,她其实挺感激。
  
      蒋慧凡从小就是那种缺少关爱的孩子,一旦有人对她好些,她就非常感恩。
  
      只不过这份感恩之心,并没有持续多久。
  
      曲贺阳的消息明明白白的写着:[估计你今天不想出门,我找了姜城去给你做饭。]
  
      蒋慧凡很难形容自己看到这条消息时的心情。
  
      她感谢姜城,愿意在她昨天难过的时候,给她一个拥抱。
  
      也感谢他,说跟她是朋友。
  
      还感谢他,今天这第二顿饭。
  
      可是她现在知道了,他是曲贺阳的人。
  
      一时之间,冷汗涔涔。
  
      好在她昨晚,并没有跟他提及有关于向以征的话题。
  
      蒋慧凡换完衣服回到餐厅的时候,整个人已经冷静了不少。
  
      姜城正在拿一个小碗,在给她认真的盛饭。
  
      “曲贺阳给了你多少钱?”她看着他认真的动作开口道。
  
      男人盛饭的动作戛然而止,猛地回头看着她。
  
      蒋慧凡神色冷淡。
  
      姜城垂眸道:“给了十万。”
  
      她笑了笑:“怪不得我说一个月一万,你都不要。一万块没放在眼里吧?”
  
      他似乎想说点什么,但没有开口。
  
      蒋慧凡明白了,反正他是因为钱,才来照顾她的。那就是雇佣关系,她跟他,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。
  
      姜城把饭端给她,道:“蒋小姐,今天烧的素菜多。你爱喝酒,素菜养胃。”
  
      蒋慧凡淡淡的道:“曲贺阳要你给我做饭,你做了。你的任务也就完成了。我吃不吃,那是我的事情。你做完你的事情,就可以走了。别留在我这里,耽误时间了。”
  
      姜城只道:“蒋小姐,我给你盛碗汤,养胃。”
  
      她讨厌虚假的关心,听得毛骨悚然。她的声音冷下去,说:“我胃就算烂了,跟你又有什么关系?”
  
      蒋慧凡眼神也冷,直直的看着面前的男人。她看不见他口罩底下的表情,只能发觉,他的眼神,在她说完话的时候,似乎凉了下去。
  
  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她的话太过尖锐不好相处了。
  
      姜城放下手中的碗,“咚”的一声,格外清脆。这一声,也砸得蒋慧凡心跳加快。
  
      咚咚咚。
  
      “蒋小姐,您别胡乱说话,您会长命百岁。”他突然开口道。
  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